青猫饼干

沉迷大师兄~梁皇无忌邪神将的迷妹~

夜雨挑孤灯:

千禧版的两个版本的俏哥(天福大法师版和幼年史精忠),天福大法师那一身花花绿绿的僧衣和福气满满的大耳垂也真是醉人,长相倒是眉清目秀。
小精忠也是完全继承了父亲桃花满满的命格啊,才六岁就开始有艳遇,不用撩就有漂亮妹纸甘心情愿上前倒贴2333333

渡苍: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cp21的一宣

金光人物挂件

画师:叶有钱

无情葬月挂件

画师:欧洲筷

王相文本《志怪·浪淘》

作者:咕八徽

苍竞文本《魍魉》

画手:德纸

写手:白树树

鹤切:

俏苍的车技问卷,这个问卷真好玩咧~~~~微博那边缩图缩得厉害,不在那边发了
“苗疆的月牙儿弯弯~苗疆的花呀~那样红~苗疆的河水潺潺流~把我的心意带给对面的姑娘……” ​​​

Glan:

超喜歡29集中,紅翎酸木魅「老師~」那句。

借一下風淮太太的評語:
「好的老師帶你上天堂,結果隔天老師下不了床。」

笑炸我。

【杏默】与你相遇28天(6)

忆昔闻雀鸣:

1.突然更新


2.之前很久没更新了啊……


3.下一次更新估计又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以上








车驶到中医院时,雨还没有停。


上官鸿信直接一路把车开进了住院部,停在了住院部的大门口。默苍离隔着挡风玻璃,远远就看见住院部门口的挡风长廊上有一个坐着轮椅的身影。


上官鸿信停车很准,距离楼梯和挡雨棚恰好一个车门加半拳的距离。默苍离连伞都没撑,直接拿起那支蔷薇就跨上台阶冲进了挡雨棚,顺手带上车门。


上官鸿信和史精忠隔着沾了雨滴的玻璃窗,看着默苍离朝杏花君的方向走去,杏花君调整了轮椅的转向面对着他。


然后上官鸿信重新踩了油门:“去哪吃饭?”


史精忠想了想:“去我家?做给你吃。”


“行。”汽车一甩尾,扬长而去。




默苍离到了杏花君的身边,习惯性地想绕到他的身后帮他推轮椅,杏花君却摆摆手,自己摇着轮椅带默苍离进了住院大楼,但杏花君不急着上电梯,而是先去护士站。


护士站里两个穿着粉色护士服的女孩一脸微笑看着杏花君身边的默苍离,把杏花君寄存在这里的东西交给了他。


“请您拿好,主任,上楼小心。”其中一个护士笑着对杏花君讲话,眼睛却还看着默苍离,两个人转身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了那两个护士在身后叽叽喳喳。


“哇!主任那个朋友好帅好帅好帅好帅的!”


“啊!苍离你真是好帅好帅好帅好帅的!”杏花君小声地学了一遍,嘿嘿地笑了起来,默苍离也被他这一下的耍宝给逗笑了。


等电梯的人有些多,电梯的空间也有些拥挤,等出了电梯来到走廊,默苍离才拎一拎手里的大塑料袋,“晚餐这么多恐怕吃不完。”


“里面有汤,紫菜蛋花汤,别提起那么高,小心撒了。”杏花君翻起自己的钥匙准备开门,“其实我还准备了啤酒,我很少跟人一起吃饭的,多准备点没错啦!”


房门一打开,默苍离就看见了小桌子上摆着的很显眼的几罐饮料。


“菠萝啤?”


“是啦!”


“这是果汁吧。”


“不,是算啤酒。”


“好吧,你说算就算吧。”默苍离把袋子搁在了桌上,随后把袋子里的饭盒全拿出来开了盖,菠萝啤被推到了一边。


那支蔷薇也被放在了桌边,房间里飘起了饭菜的香气。


“咦?这花是你带来的?”杏花君问。


“带来给你,当做你请客的答谢吧。”默苍离拿出一双一次性筷子递给杏花君。


“哦,好。”杏花君拿起花来一阵左顾右盼,然后伸手把它插进了床头柜上还装着一半水的玻璃杯里。


默苍离布完了菜也拿着筷子坐下来,杏花君咬着筷子,有点紧张地看着默苍离下筷。


“怎么了?”默苍离尝了一口菜问他。


“没什么……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还可以吧,怎么了。”


“没怎么,还可以就好。”杏花君忽然又开心了起来,给他夹菜,默苍离觉得他就跟个孩子一样,有些莫名其妙的。


不过看他开心,自己也会莫名其妙变得很开心。


杏花君吃饭大约是讲究“食不言”,默苍离主动跟他讲话时他会简单回两句,默苍离不问他他也什么都不说,整个用餐的过程基本保持沉默,等搁下了筷子,杏花君才揉揉肚子问默苍离设计的事。


“你们那个老板是什么毛病,故意拖着不给你们通过吗?”


“不是,其实设计思路已经完全定下来了,接下来稿件还有很多地方要改。”默苍离抽了一张纸巾优雅地抹了嘴:“可能有些地方我的学生还没法改动,要我自己亲自来,对了。”


默苍离问杏花君:“有没有什么中药之类的喝着比较提神的?感觉咖啡对我已经没什么作用了,这十天我肯定要加班。”


“没有!”杏花君严肃地回答道:“熬夜对身体的伤害怎么都补不回来。工作的时间就工作,休息的时间就要好好休息,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的颈椎已经不太好了,我让你去拍片你拍了吗?”


“没……”默苍离向后一仰脖子:“就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会有点痛,平时有些时候会痛有些时候不会,没有很严重吧。”


“等有很严重的时候就晚了。”杏花君嘟哝了一句:“其实看你的毛病,我根本不用x光片,直接就可以下针给你调了。”


“那就来吧。”默苍离无所谓地接了一句。




第二天,默苍离穿了一件立领白衬衫去上班,衬衫的领口敞开着,围了一条淡绿色的领巾,看上去十分时尚。


“哦哟,这个不错,老师,求同款。”上官鸿信指了指他脖子上的领巾。


“够了,闭嘴。”默苍离今天穿得很精神,脾气却似乎有点暴躁。


史精忠看着捂得严实的脖子,趁着他背过身去时偷偷给上官鸿信打手势。


指指脖子——老师不会是被占便宜了吧。


上官鸿信一歪头——什么?


史精忠又比了个打棒球的姿势——那个医生不会上垒了吧?!


上官鸿信面无表情又摆正了头——看不懂。


史精忠又急着做了一遍走了形的打棒球姿势,默苍离正好转身。


默苍离今天真的非常暴躁,语气极其不耐:“史精忠,你抽筋吗?”


史精忠乖乖坐好,瞪了上官鸿信一眼。


上官鸿信一脸正直——莫名其妙。